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> 政务信息 >> 乡镇动态 >> 正文

雪林乡支援小记

文章来源:  发布日期:2022-08-04   浏览次数:

 


雪林乡支援小记

 

曾经,雪林乡上有个鲍老师唱过,佤族民歌《岛浪山的夜晚》。岛浪是佤族语:“雪林乡的意思”,也就是,《雪林山的夜晚》。夜晚,我们走在雪林路上,虫鸣蟋声,忽远忽近传入耳中。在支援边境一线的我们,都会情不自禁的,思念家人或朋友...走着走着,老郭院长说,已经和上级领导对接好,明天我们去北四村打疫苗(新冠疫苗)。那时,打新冠疫苗都有医疗保障组,医疗保障组是县一院的两位老师。那时接种疫苗有北京生物和科兴公司的两个厂家疫苗。第一针接种疫苗是生物或科兴,第二针接种必须和第一针一样。当我们,听老郭院长讲北四村,我们不约而同想到是一个村的名词,只是去一个村吧!其实,是雪林乡北部的四个行政村委会。

清晨云雾氤氲,出发前往北四村。出去一段是柏油路,然后是弹石路。车里的我们,一开始还兴致聊着,当车行驶在弹石路上,抖动甩动太多,突然间,我们都沉默看向窗外。从经历求学之路,多少人走过土路或弹石路,这些往事回忆,都让我们若有所思。第一站,雪林乡芒登村,路虽不远,但却走了差不多两个小时。村民、村委会干部、村医都等候我们多时。桌子、凳子都已经摆好,分成四组,详细登记信息,开始接种疫苗。那时,因为严格遵守第一针接种个厂家的疫苗,第二针就必须是那个厂家的疫苗。雪林乡是佤族乡,在接种前,登记信息是最困难的,因为会完全表达汉话的佤族同胞不多,有时需要靠翻译,所以登记信息会慢。新冠疫苗接种期间,其实困难就是,信息登记的沟通,接种打针是快,但是,接种好后的信息要完整的系统录入,消耗时间比较多。有时,为了把各村寨适龄接种人群接种完,我们都要一整天处在工作中。因为医疗支援人员、医疗保障组人员、驾驶员等,我们就有十来个人,不方便在村委会或卫生室过夜。一开始,先把芒登村接种完,知道接种进度,我们就开始分组,去大芒令村、小芒令村、永广村接种适龄人群。那时,只要是去北四村,我们都会早早出发,因为路况不好,又是雨季,路程都要消耗两个多小时,甚至更多的时间。为了完成接种率,我们都会很早出发,回来到乡驻地,有时都是凌晨1点2点多了。那时,即使很晚回乡驻地,路遇许多卡点,都有人24小时值守,登记消毒过往车辆。

再次去北四村接种疫苗时,周副院长叫住我,告诉我,他买了很多菜和肉,叫我带去给雪林乡卫生院下组的同事们。那时,因为家庭医生签约服务、老年人体检、慢病回访等诸多公共卫生工作,要统筹集中做好,不能浪费人力、物力资源。因为,路况不好及公车使用安全等诸多因素,雪林乡卫生院的同事们,每次几个人下组,都要在村委、村卫生室歇下过夜。每次,他们下组都要带好洗漱用品和换洗的衣物。长则一个月,短则一个星期,都在村寨驻扎开展工作。因为,雪林乡地域狭长,北部四个行政村,南部三个行政村,与木乡地界犬牙交错。每次开展工作,我们都无数次走过木乡的地界。在基层乡镇工作的人都知道,开展基层百姓工作,大多数时间,早上和夜晚才能进行。因为百姓群众靠山吃山,日出而作日入而息。其实,说真的,如果不是疫情的发生,我们医务人员除了在乡镇工作的,对最基层民生或政府中心工作不是很熟悉。因为专业的特定性,就是要按院内、科室的缜密逻辑性处理工作。

在环山盘绕颠簸的弹石路上,走着走着,车子轮胎,随时都有可能爆胎、漏气。无论车子怎么维护好,在这样环境的路上,都难免出现意外的。在第一次支援期间,我们这批人员,经历车子爆胎、漏气不下十余次。车去不到的地方,徒步走路去每个卡点采核酸,也是我们这批经历最多的。每当想起老一辈工作者告诉我们,那时他们无论去哪里开展工作都是走路去的,后面才有自行车、摩托车......随着国家发展越来越好,我们的环境也越来越好,去那里都还有车坐,很少走路了。感恩祖国的同时,我们也庆幸为这个时代服务着。那时,每个卡点民兵采核酸,都是三天一次,如有突发情况或者县市突击队员、民兵轮换,都不止三天一次去采核酸。雪林乡北边与临沧市沧源县接壤,南边扎务那卡与我市西盟县接壤。有时一整天,从南到北采核酸,路途就要消耗6小时以上。记得,有天周末是雪林乡赶集日,也是我们卡点采核酸好后的休息日。即使休息日,我总喜欢走路去卫生院,一起和同事们交流学习。那天,周院长接到乡疫情指挥部通知,我乡发现一个来赶集的人是红码,疑是阳性患者。说真的,那时周院长和岩种选我们三个在着岩种选的爷爷清晨刚过世,刚与周院长请假好要回家,突然就接到我乡发现可疑阳性患者。周院长的电话,一直响不停。面对突发情况,一个卫生院都时刻准备好着,如果说我们不紧张,那是假话。要立即出发,面对突发情况,看着周院长电话接个不停,手都开始颤抖。我说我们三个都是共产党员,都要在前冲锋陷阵,周院长你负责对接好一切,岩种选我们两个人去隔离处采核酸就行。岩种选和我默契准备好采核酸物资,穿好防护服。周院长也穿戴好隔离衣与手术衣,戴好面屏,就像消防队员一样,开着车载着我俩火速赶往隔离处。老雪林街本来就不长,早上摆摊的人,赶集的人都很多还热闹。当我们赶到隔离处,路过街道,已无人烟,店铺都关门了。我们两个由于防护服里面有隔离衣,N95口罩里还戴着两个外科口罩,刚到隔离处面屏都已模糊不清了。红码人员与同车三人都分别隔离着,面对我们,他们自己都很紧张,也很配合。按着培训步骤,逐个登记好,鼻咽、口咽都要完整采集好。标本采集好后,立即送出去检测。感觉在休息室等待时,时间是漫长的。岩种选爷爷刚过世,他也想赶着回去戴孝。我们想,如果红码人员真的是阳性,即使穿着防护服没有被感染,会不会被隔离呢?上有老、下有小,家庭责任的担当等等。其实,只是对未知数的顾虑。越是关键时刻,我们共产党员越要挺身而出。

在雪林乡的那段日子,在边境一线的支援中。我们医务人员,其实都想到,无论条件如何困难,困难只是暂时的。要继承前辈的优良传统,无论做什么,都要干好,务求上进。舍小家,为大家。在新时代、新征程、新使命、新作为,砥砺前行,添砖加瓦(鲍江涛)

 

 

 

 


 

关闭